理論到實務-整合智財服務業打開全球通路

摘自《跨領域的爆發力》

撰文/林佳穎


踏入坐落於科技大樓捷運站附近的基律科技智財有限公司,便可感覺到一種鬧中取靜的氛圍。基律科技成立於2002年,總經理葛介正完成跨領域培訓班第二屆的訓練後,憑藉十多年智財專業的實務經驗,決定投身技術交易的產業。

意外創業 因關鍵客戶拓展國際經營範疇

葛介正在退伍後進入中研院,原本準備出國留學,卻在出國前看到理律法律事務所在徵求專利工程師,抱持著累積實務經驗的想法,進入理律,一待就是十幾年。「在理律的期間,曾經碰到過劉所長到理律來演講,感覺到劉老師非常幽默有趣,也注意到跨領域科技管理研習班這個課程。」

早在第一屆的研習班招生時,葛介正即有意報名參加,但當時培訓時間長達一年,礙於在理律的工作,無法取得上級同意只好作罷。然而,在理律待了十多年,葛介正對於重複同樣的工作感到彈性疲乏,認為人生應可更進一步發揮潛能,於是毅然辭去工作,到基因數碼擔任智財法務經理,也才有機會參加第二屆的研習班。

在跨領域研習班的培訓過程當中,葛介正認為最大的收穫就是可以聽到來自不同產業,對於同一議題不同的解讀。比方說一個復健器,在生技產業可能覺得是很了不起的發明,但從電子產業來看,可能覺得一點都不稀奇。這種跨產業的對話,可以帶來很多的想法。「想法越多、拓展能力越廣,再加上專業的深度夠深,就是現在市場最需要的人才。」葛介正如是說。

最重要的,研習班開啟了葛介正的創業之路。在參加跨領域研習班之前,葛介正原本沒有創業的想法,直到在研習班當中遇到了來自產、官、學、研的各路菁英,才興起了創業的念頭。

當時,台灣的技術交易方興未艾,幾個一同創業的股東都充滿著為台灣開創新產業的遠大理想。然而,事情總是沒辦法盡如人意,很快地,創業半年後就燒光了所有的資金。正當葛介正一籌莫展,深深覺得人生是黑白的,直到和妻子討論後,想通了最差的狀況就是再回去作專利翻譯的工作,才決定放手一搏。「我決定自己把公司撐下來。」葛介正以自己的積蓄,獨力撐起公司的經營,並改變策略方向。

研習班的同學李敏碩也幫助基律克服了創業危機。透過同學的介紹,邰港科技成為維繫基律公司生存下來最為關鍵的第一個客戶,也因為邰港國際化的經營範疇,使得基律有機會去拓展國際化的智財經營與管理。

不斷進化 因應變化修正技術交易模式

2004年葛介正將其他股東的股權買回,一路跌跌撞撞,逐漸發展出基律現在的營運模式,到今年基律的業績已經比創業初期成長了四十五至五十倍之多。

創業的過程遇到相當多的困難,葛介正認為創業者要瞭解幾件事:

第一,不合理的,要當作吃補,身段要柔軟。「碰到問題要當作是老天給你賺錢的機會。」葛介正鼓勵後進者要盡量發掘問題、解決問題,更要培養自我突破的能力。

第二,實力決定一切,而這樣的實力是定位在能不能符合客戶的要求。待過大公司如理律,只能帶來短暫的光環,引起暫時的注目,但是長期還是要靠自己的實力。

最後,在創業夥伴的選擇上,葛介正認為創業夥伴彼此理念很重要,而在特質上最好能夠互補。

「好的或不好的都有幫助,用Guts(膽識)克服一切!」葛介正豪氣地說。「企業和個人一樣,自我突破和進化的能力極其重要。」

創業當時,葛介正一心想要經營技術交易,但是台灣的市場太過狹小,尤其生技醫藥產業領域更是如此。許多生技公司都是小規模經營,資金相當有限,如果只依賴技術交易想要讓基律生存,似乎是不切實際的夢想。

「專利是基本功。」葛介正不斷強調著。基律後來轉型回頭來做與專利取得、維護、保護與運用工作,一方面可以替公司帶來穩定的收入,另一方面也更符合客戶的需要,客戶也更有機會將往後的技術授權等等事宜,繼續委託基律處理。

「去年,亞太技術交易有限公司關門,讓我非常震驚。」亞太技術交易有限公司曾經是台灣經營技術交易最大的公司之一,另一家當時也是有相當規模的技術交易公司,現在已經轉型為專利事務所,專門只做前階段的申請工作。「技術交易這個產業不是很好做,商業模式要不斷因應變化才行,」葛介正說。

永續經營 BBL的褓姆式服務

基律的英文名字為BioBizLaw,簡稱作BBL,在L頂端盤據著一隻望向另兩個B的3D翠綠小青蛙。第一個B代表生技Bio,以紅色表現熱情;第二個B代表商業Business,以藍色代表找尋新藍海,最後的L則代表法律,用最常見的黑色來表現其理性。L上面別致的小青蛙圖案,是由於青蛙具有極強的繁殖能力,取其在中國代表著「多產」、「綿延不絕」的意義,象徵著基律永續經營的願景。

葛介正說,基律每年都在進化,推展的業務也越來越多元,因此創造了「褓姆式服務」的概念。理由一方面來自於台灣的生技公司通常規模很小,無法負擔及管理數量龐大的智慧財產權,甚至從事智慧財產權的行銷工作。另一方面,基律希望從源頭做起,提供客戶完整、優良的服務品質,因為接手過太多從專利申請就問題重重的案件,導致後階段工作的進行十分困難。

所謂「褓姆式服務」就是由新技術的研發就已經開始,待新技術初步成形後,即可進行專利佈局、專利撰寫、專利申請、技術交易、營運計畫書撰寫、公司募資或擴編的全套服務。

「因為基律在生技醫藥智財的專業深度,讓我們甚至在接到專利申請委託時,就可以知道將來可能的客戶在哪裡。」葛介正如是說。

國際經驗 深耕全球市場領先競爭者

葛介正認為台灣在國際化溝通談判能力上仍有待加強,他舉了個小故事:「2004年6月,有一天客戶跑來找我,說希望我可以陪同他去法國談一筆技術授權,我原本不是很想去,因此要客戶說明非要我去不可的理由。」

客戶舉了幾點理由,一,此行要用到英文,葛介正的英文比較好;二,要談專利,葛介正是專家;三,要談契約,葛介正先前在理律的經驗,以及之後在世新法律研究所進修的背景,足以勝任此項任務。

「我被說服了,所以跟著他到巴黎去談授權,不過,這趟法國行也讓我開了嶄新的國際化視野。」到了法國之後,客戶的對象是全球最大的酵母菌公司,客戶和葛介正隨之面對的是大批技術專家的挑戰。「我們必須當場回覆他們對我們Prior Art(先前技術)的各項問題,這樣的挑戰是即時的,他們提到的技術只有非常少數的情形,我們沒有把握時,才會跟他們要求延後一些時間回覆。而我們非常幸運的,隔天就開始談合約,三個月合約就這麼談下來了。」通常,一個技術交易合約在歐洲必須經過六個月到一年,才會談妥,三個月就談成的合約,實屬難得。

「這個故事讓我們知道,智財服務必須要具有的四項基本能力:英文、對專利的了解、對法律以及契約的了解,以及抗壓性。」現在,葛介正每年都會陪客戶去國外談授權交易,累積基律的國際經驗,深耕全球市場。能夠打開全世界的通路,也是基律能夠領先同業競爭者的關鍵要素之一。

「我們必須正視兩岸的競爭,不過基律在生技醫藥智財的專業,以及與國際專業事務所的關係經營,暫時仍是對岸無法追及的,也是基律的利基所在。」葛介正附帶提及。

基律正在發展一個服務平台,希望以更簡便的方式提供客戶服務。葛介正心裡所想的,是整合智財服務業的價值鏈,從專利撰寫到發展技術交易平台,在重複性的工作上發展自動化處理模式,真正的專家才可以依其經驗進行細緻化、加值的服務。

從葛介正的奮鬥過程當中,可以看見智慧財產服務從理論走到實務土壤中落地生根的過程。跨領域科技管理研習班所點燃的創業火苗,經過不斷的創新努力,必然在未來茁壯成更燦爛的光焰。

59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依我方過去經驗,由於此次台灣人工智慧學校所申請之商標,文字皆比較不具識別性,依一般情況判斷,被核駁機率很大;但台灣人工智慧學校在台灣廣為人知,莘莘學子,該機構名稱也已被廣泛傳播使用,申請有機會核准,但沒申請沒機會,我方認為可以嘗試申請。 依據商標法第 30 條第 1 項第 11 款著名商標保護審查基準:『所謂著名商標係指商標所表彰之識別性與信譽為消費者所熟知,惟商標著名程度其實有高低之別,如商標所

基律科技智財有限公司美國律師 審查委員與專利律師之間溝通困難的問題,到底有多嚴重?對於解決溝通困難的問題,電詢到底有多大的功效? 2016年,我收到一個陳年的專利申請案,申請日是2010年。我花了很長的時間,仔細研究PAIR裡長達六年落落長的資料。第一次的駁回處分是在2012年發出,我接手時,是第五次,始終無法克服的爭議是新穎性和進步性,無論律師如何答辯,都無法糾正審查委員的錯誤認知,始終認為申請

基律科技智財有限公司美國律師 在我經手的案件中,一些透過電詢釐清爭議、取得專利的案件是拖了好幾年的老案,而且是半路接手,必須先認識申請的發明究竟為何,才能找出無法克服駁回處分的癥結所在,判斷是否有取得專利的可能。然而,透過專利說明書認識發明這檔事,未必如大家想像的容易。 因為是複代理人,我都是與工程師聯絡,很少接觸到發明人。但有一個案件,發明人是位氣質非常高雅的中年女性,讓我印像非常的深刻。在接到